动漫人才网,提供最新动漫游戏人才信息,致力于做动漫游戏人才网第一品牌。
咨询热线:4006683633 ·俊才招聘网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广州市华秦游乐设备有限公司 广州市番禺区南村艺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粗暴围抢老人甘蔗,背后涉外包公司:承包费用2000多万,曾被竞标对手投诉不正当竞争
作者:klm1 来源: 阅读次数:368次 发布日期:2021年12月08日

12月6日晚,一段“江苏南通数十名身穿‘静通市容‘制服工作人员粗暴围抢一名卖甘蔗老人,然后将老人的甘蔗全部拿走老人急得痛哭”的视频引发热议。



当晚,事发地南通海门区三星镇发布情况说明称,身穿制服的人员为当地市容服务外包公司人员。



12月7日,据微博@海门发布,海门区纪委已介入调查此事,三星镇政府登门向老人致歉



据红星新闻,今年4月,“静通市容”人员所属的江苏静通市容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江苏静通市容公司”)曾与海门区海门街道办签署委托协议,承包市容环境管理项目,费用总金额为2437万余元。而该项目曾被竞标对手投诉不正当竞争。



三方公司承包费用两千多万



此前曾被竞标对手投诉不正当竞争



据红星新闻,记者查询到,今年4月,南通市海门区人民政府海门街道办事处与江苏静通市容公司签署了《委托管理协议书》,委托书显示,服务期限自2021年5月1日至2024年4月30日止,合同试用期至2021年7月30日,合同经考核合格后逐年签订,委托承包管理费用总金额为2437万余元。



↑相关《委托管理协议书》



↑相关《委托管理协议书》



委托协议显示,委托管理的内容包括管辖区域内的跨门店营业、乱设摊、乱堆放、乱拉挂、临街乱搭建、乱涂写(乱张贴等)、乱设广告、餐饮行业油烟日常管理、商铺或单位门责签约后的督察等市容环境卫生的日常管理工作。协议还提到,受委托方还负责协助城管执法部门实施相关行政行为、对违法违规行为进行劝阻,督促当事人进行整改。



↑相关《委托管理协议书》



对当街“粗暴执法” 一事,记者致电江苏静通市容公司负责人,对方表示正在开会,不便接受采访。而据媒体报道,公司负责人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我觉得我们今天的事情是被放大了,也是被恶意放大了。”据报道,该负责人称,队员“每次去好心的劝说,他(老人)每次都不听”,“也明确地告知他一个星期之内到我们单位处理这件事情。”



记者注意到,该市容服务外包项目此前曾被另一家竞标公司举报不公平竞争。投诉人陈先生告诉记者,他认为招标文书有倾向性,“相当于为对方(江苏静通公司)量身定做的,所以他能中标。”



江苏政府购买服务信息平台显示,2021年6月11日,海门区财政局发布《海门区财政局政府采购投诉处理结果公告3》,内容为南通阿里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投诉海门区海门街道办和相关供应商江苏静通市容公司及另一家公司。



↑该外包项目此前曾被另一家竞标公司举报不公平竞争。



12月7日中午,海门区官微“海门发布”通报事件处理意见:第一,区纪委介入调查,对三星镇负有管理职责的政府主要领导、分管领导、城管中队负责人、城管片区责任人启动问责程序。第二,三星镇政府登门向老人致歉。第三,三星镇终止与南通静通市容管理有限公司合作,将该公司列为黑名单,并根据合同条款进行相应的经济处罚。


近年来多次“城管外包”纠违引发冲突


事实上,近年来因为“城管外包”发生粗暴执法而引发的冲突屡屡发生。



今年3月28日,据新京报“我们视频”报道,浙江省桐乡市一位自称姓范并身穿“市容巡查”的人员,要求沿街药店将玻璃门窗上的绿色药店标识、宣传语及防疫要求贴纸等全部清理干净,并表示这些都是垃圾广告,商家要配合他们做好清理工作。



有药店工作人员对此提出质疑并要求出示相关文件时, 范姓执法人员说:“这是我们桐乡市政府的命令”,并表示“我带着桐乡市人民政府、桐乡市市长、市委书记的命令。不执行便‘格杀勿论’”。



对此,桐乡市综合行政执法管理局局长邱永堂回应表示,这段视频内容发生在3月27日,系第三方外包公司人员操作失误,已责令第三方公司对其停职调查。按照桐乡市相关要求,药店的绿色贴纸是不需要铲除的,只有不符合规定的才需要清理。该工作人员在操作上存在失误,对上级的要求领会有问题。



而早在2018年,据《华商报》报道,4月6日,西安市莲湖区桃园路街道办事处城管中队协管人员在巡查中发现违法停车现象,在劝导车辆驶离时,与店员发生冲突。参与冲突的1人已被行政拘留,另有5人因在冲突中受伤,有待进一步处理。



表面上看,这是一起城管执法者与被执法者之间冲突。但吊诡之处在于,所谓的城管“执法者”,其实仅是接受外包服务的第三方保安公司人员。


媒体评论:市容管理被外包

城市文明建设能否一“包”了事?


12月7日,针对“着市容制服人员‘围抢’老人甘蔗”一事,@央广网发表了评论。



此前三星镇政府称,身着保安制服的人为该镇购买服务的第三方市容公司人员。这让不少人发问: 外包人员是否具有执法权?



行政强制法第17条规定,行政强制措施由法律、法规规定的行政机关在法定职权范围内实施。行政强制措施权不得委托。因此,市容治理外包的只能是服务类,而绝非执法类。一座城市的文明管理可以有多元化、市场化的有益尝试,但必须明白“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准则。服务水平低下,态度简单粗暴,严损政府公信力,市容管理外包所带来的诸多弊端,与文明城市管理的“服务为民”之理念要求格格不入。出了事情之后, 外包公司被拉进黑名单,但给人民群众带来的情感伤害,又由谁来买单?



江苏南通在2020年实现了全国文明城市“五连冠”,这是城市治理同心同德、群策群力的结果。但前有南通城管“拎摔”摆摊老人事件,今又发生市容管理人员“围抢”老人甘蔗,令人不得不反思,文明城市为何一再“不文明”?城市文明治理是要从“面子”到“里子”都文明,正如一位网友评论所言,“文明不仅仅是洁净的街道,还是人们发自内心的善良和对他人的友爱”。当被外包的市容管理成为乐章里一丝不和谐的杂音,当地城市管理者就要面临新课题——要厘清“服务”与“执法”的明确边界,更要认清市容治理的自身职责。创建文明城市不容易,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是来之不易,说到底,文明城市还是人的文明。



编辑| 程鹏 杜恒峰



校对|段炼



封面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红星新闻、澎湃新闻、新京报、央视新闻



每日经济新闻


(信息收集:动漫人才网
相关资讯
Copyright© 2000-2011. Goodjob.cn® All rights reserved. 动漫人才网® 版权所有
本网所有资讯内容、动漫信息,未经书面同意,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编号: 粤B2-20050466